青龙破长空_破仔119

天使之歌 【塔恩X黑影X塔恩 拟人AU】1

拟人注意
背景设定性格大概有正常宇宙和SG混合搞事之作注意避雷

脑洞和设定属于 @ 玩偶 

=====================================


【1】
淡白色的大理石柱上缠绕着藤蔓,有花朵点缀,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神殿外的台阶三三两两坐着拥有不同颜色翅膀的翼族,有几个怀抱竖琴轻轻拨弄。没成年的小家伙们追跑打闹,羽毛乱飞,画面宛若斗鸡。
一切都很宁静,直到大当量定向炸弹爆裂的声音撞击穹顶,再反射回来,回响在整个地心之城上空,爆炸带出的热流迅速向外扩张,横扫路过的一切。

火焰差一点燎到黑色的翅膀尖,年幼的黑影被一双手抱起来,监护人把他护在怀里,向着自己家房子的方向猛冲过去。小黑影吓坏了,收拢翅膀缩在监护人臂弯里,紧紧抓着她一束垂在胸前略微带卷的红发,小脑袋靠在成年翼族人胸前,他听到急促的心跳。
热浪进击的速度即使是拥有最优秀飞翔能力的翼族成员也难以逃脱,小家伙看到火舌舔到了监护人的翅膀尖,开始将美丽的女翼人引以为傲的暗红色羽毛慢慢烧黑,烧卷,从翅膀尖一点一点扩张。
她没有停下来将火苗拍灭,没有时间了,火焰已经燎到她的裙子,稍稍放慢速度他们都会被吞噬。
终于,大翼人带着小翼人降落在自家房顶上,不知道她踩了什么机关,房顶立刻裂开两半,下边有一个带有狭小空间的逃生舱。小黑影被塞进去,监护人的动作有些粗鲁,她的翅膀已经烧着,后背的衣服也是,还有垂在背后的红色长发。
“快走!”
“我、我怕!”小家伙抓住她的袖子不肯松手。
监护人努力的张开被火焰覆盖的翅膀,尽可能地挡住更多的热量,毫不犹豫的撕掉被小家伙抓住的袖口:“别怕。”她周身疼痛难忍,可依旧温柔,她用力关上逃生舱的透明舱门,拉动启动杠杆,在逃生机器的推进器冒出的白色烟雾中站直身体,两手十指交扣放在胸前,看着逃生舱升空,她闭上眼睛,给小黑影留下最后一个微笑。

“妈妈——!”
傻孩子,好好活着。

小黑影哭喊着拍打舱门,无能力为地看着地面离他越来越远,美丽的监护人被火焰完全吞噬,在他的视线中幻化成一个模糊的黑点。

逃生舱冲破穹顶的时候,虽然眼泪让视线变得模糊,但他还是瞥见那些喷有红色和紫色标志的飞船。

【2】
这个梦境很快就把黑影惊醒。漆黑的房间里,他仰面朝天平躺在床上,身上有个树袋熊。
塔恩抱在黑影身上,四肢并用的那种,黑影被抱得动弹不得,只能继续假装自己是一节树干,一边肩膀上湿湿的,估计这个年轻的小军官又没管住哈喇子。
作为一个特战小队的队长兼主战坦克驾驶员,这个形象得亏没让你队友瞧见,不然你这小嫩脸儿往哪搁?黑影腹诽着,费力从塔恩怀里抽出一条胳膊去揉大男孩脑袋上的软毛。
最近几天战争的节奏稍有放缓,虽然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但仍然足够让赛博坦军队获得一点休养的时间。
现在起床还早,深吸一口气,黑影闭上眼睛试着再度回到睡眠状态,但刚刚的梦像一条导线,很快将黑影的意识牵引到回忆的后续故事中。

【3】
逃生舱坠毁在铆钉平原上,小黑影跌跌撞撞地爬出舱室,奔跑了很久,最后在偏僻的角落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山洞。他用翅膀把自己裹起来,流着泪睡了三天三夜。
睡梦里全是自己的监护人和被摧毁的地心城,一起玩耍的小伙伴都不见了,永远消失了,只有一个事实:他是唯一一个逃出地心城的翼族。
最后的遗孤。
小小的黑影想不明白,为什么地表上的人这么恨我们呢?

【4】
在野外廖无人烟的地方独自生活了多年,黑影还是决定融入赛博坦地表社会,可这个世界不会接纳一个他们曾经消灭的种族的遗孤,何况,那么大一对翅膀,怎么都很容易吸引到不该吸引的注意,他可不想让自己的一生结束在实验室和研究台上,翼族可是个骄傲的种族。
最后一次在无人之境的天空翱翔,高空气流拂过黑色的羽毛,黑影张开宽大的翅膀,让流动的风肆意抚摸它们。他深吸一口气,记住自由的味道,然后双手十指交握,向蓝天道别。
为了保护自己,他为自己的心筑起高墙,足以抵御任何冲击;为了保护自己,他决定放弃他引以为傲的羽翼,从此束缚于地面。
回到最初的那个小山洞,黑影升起一团篝火,旁边整整齐齐拜访着一排从地表人们的医院里偷来的医疗用品。
握着烧热的骨锯,黑影的手是哆嗦的,摆在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失血过多而死,要么带着伤疤而活。
切断翅根的痛苦被神经忠实地传达到大脑,黑影用一个别扭的姿势拧着身子,用生涩的手法一点一点锯掉背上的翅膀。血流一地,黑影不得不用大量的麻醉药物,终于迷迷糊糊地用烙铁烫好伤口后放任自己的意识被拖入深渊。

【5】
成功存活的黑影养了几天伤就跑去地表人的世界,流连在街头巷尾。那时还算太平,虽然汽车人和霸天虎偶尔有些政见冲突,但总的来说跟战争状态相差甚远,街上的广告牌和商店橱窗的全息屏上到处都写着“我们赢了”的字样,旁边带着同一个标志:一双翅膀上画着一个醒目的红色大叉。
黑影歪了歪头,冷笑着,想不通地表人把他的种族清洗得只剩他一个之后真的有必要欢庆那么久吗?

【6】
再到后来喀索斯战争爆发,黑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跑去霸天虎征兵处参军。
他只是不想让那些外来的虫子玷污地心那座已经没有任何生命的遗迹而已,毕竟一个遗孤所拥有的也只有这点财产了。坐在办公桌后边的红蜘蛛和声波把黑影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来回上下打量了个十来遍,非常一致的用左手托着腮帮子,看得黑影很想露出一个挑事的微笑。

不过嘴角还没提起来,就觉得有东西攀上自己的腿,低头一看,一个顶着一头紫色软毛的小家伙正扒拉在自己腿上,身高还不及他的腰线,大概路还没走利索,跌跌撞撞,哈喇子沾到黑影裤腿上。
“抱、抱抱!”
小家伙仰着脸,睁着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从那目光里读出来的分明是单纯的期盼,小手紧抓着裤子的布料不放。
“塔恩,回来,不许胡闹!”声波小声叫那小东西。
“你能不能别惯着你家崽子,现在这么乱,走丢了有你哭的我跟你讲!”旁边的红蜘蛛尖细着嗓子嗫嚅。
声波绕过办公桌伸手去抱小娃娃,结果被这小东西一口咬了手指不给抱,赖在黑影腿边就是不走,甚至用嫩嫩软软的脸蛋蹭黑影的腿。
“这......咳,这是塔恩,我的养子。”声波捂着手指尴尬地介绍:“那个......你抱抱他吧,这孩子脾气倔得很。”
喔——难怪长得不像。
黑影弯下腰把小家伙抱起来,狭长的眼睛对上对方还没长开的圆溜溜的大眼睛。小塔恩咯咯笑起来,把口水抹到黑影袖子上,伸着短短的手臂去够黑影的脸,众目睽睽之下,小家伙抱着黑影的脸吧唧亲了一大口,含含糊糊用高分贝喊道:“哥哥你真漂亮!我喜欢你!”

那年黑影16岁,塔恩2岁。

【7】

17岁的黑影抱着3岁的塔恩给声波送文件。
19岁的黑影背着5岁的塔恩给震荡波打下手。
20岁的黑影正在准备空军入伍考试,6岁的塔恩收起麦克风悄咪咪跑去厨房用心爱的玩具给黑影炒了一锅黑乎乎。
25岁的黑影拉着11岁的塔恩在军营一角罚站,因为塔恩跟红蜘蛛的养子霸王哥哥打架,打输了,正当霸王嘚瑟的时候被赶来的黑影一个脑瓜崩弹得翻了个跟头,嘴唇都磕肿了。
32岁的黑影带着18岁的塔恩偷偷溜出军营喝酒,庆祝成年,结果不得不扛着烂醉的塔恩回军营,酒壮怂人胆,不过塔恩磕磕绊绊地告白了。
35岁的黑影和21岁的塔恩已经同居很长一段时间了,此时的黑影是赛博坦军队中为数不多的宇宙战列舰指挥官,位列霸天虎三大兵王之首——对,另两个是六面兽和霸王;塔恩成为特战小队DJD的队长,该队主战坦克驾驶员。

【8】
感知器和震荡波又吵起来了。
他们从文化吵到历史,然后对于“伊甸园”进行高分贝探讨。震荡波眼镜上的大黄光点高频率一闪一闪,亮晶晶贼兴奋,以至于都能从这灯泡里看到情绪。
赛星科学家对于寻找“伊甸园”已经执着了将近13个世纪,然而因为资料稀缺至今无法得到确切位置和启动方法,所有相关的基本理论都是建立在传说的基础上。

三十年前,汽车人和霸天虎两派分别派出舰队,从音速峡谷尽头的特殊入口进入天使之城,那是一座地心城市,铁堡图书馆中为数不多的几本相关的古老书籍这么称呼那座神秘的城市,那时的天使之城还不是死寂一片,天使们——地表的赛博坦人这么称呼他们,拍打各色的大翅膀飞来飞去。书中将他们描述为一个优雅又狂野,骄傲又谦逊的种族,普神赋予他们翅膀,却将他们禁锢在地表之下,给予他们美丽,却同时交给他们一个丑陋的任务:世代守护终极武器“伊甸园”。
伊甸园究竟是什么样的武器,没人真正了解,从所有的只言片语和传说来看那是一个终极的毁灭武器,但如何运行至今还是个谜,人们只知道这个武器的启动编码世世代代流传在天使一族的基因中,需要“天使之歌”才能解锁。
正是基于这个传说,地表的赛博坦人决定先下手毁掉整个天使之城和这个种族,他们可不想让一个随便哪个成员哪天不高兴了唱首歌就能启动大杀器毁掉一颗星球的种族安居乐业地生活在自己脚底下,那感觉简直跟坐在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三十年前,两派派出的舰队带足了定向炸弹,将整个天使之城撕碎。

【9】
然后他们就后悔了。
脚底下的隐患刚刚除掉,所有人都想松口气,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挺过十年。
二十年前,当赛博坦北半球的天空出现一道裂口的时候,大家都发自内心的感觉完蛋了。

【10】
在我们挖空心思探索地下世界和那个大杀器的时候,偶然抬头,才发现我们看错了方向。

【11】
不,现在不是提环太平洋的时候,闭嘴。

【12】
喀索斯星人在周围星系里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它们对于侵犯他星领地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每当看中一颗物产丰饶的星球它们会用尽手段占有,然后把摄取那颗星球所有的可用能源,将其化为殖民地,离开的时候整个星球表面都会覆盖一层厚厚的粘稠培养液,作为一个新的培育基地。
当它们把注意打到赛博坦上的时候,多少汪星人都不够日了。

【13】
有那么一条宇宙定律,适用于所有种族。
A、B友好靠C星。这个第三方一般都是个搅屎棍一样的角色。
轮虎友好靠喀索斯,呵呵哒。

【TBC】

其实我感觉所有的热破/补子的外观造型都很好看,MTMTE的机体设计特别的亮眼,不过一直都很希望性格方面更像OM时期或者G1一些啊……G1性格真的是难以抹消的经典。个人觉得JR至少在mtmte第一季时期是个很会讲故事的编剧,但是对于补子的性格把控并不能完全苟同。

在我的理解中,补子并应该不只是一个梦想家和探险家。

补:sei还不是个小公举了!

Sleepy_Luna:

我真的是补子的女友粉!!但,一看到这个梗,我脑子里就给他自动匹配了,这不怪我!(⁄ ⁄•⁄ω⁄•⁄ ⁄)

诶阿终不可以说脏话,玛莎还在呢

画画的狐狸:

《灰蝙蝠去哪儿》第四集。

逃婚小队决定前往蓝超的老家堪萨斯,然而突然从天而降的访客打破了宁静,一行人接下来会……???


(※图一中埃尔南和柯克唱的歌是墨西哥著名歌曲《Cielito lindo》)

往期回顾: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等一切都结束了,你有什么打算吗?”“emmmmmm宇宙那么大,我想远离塞伯坦一阵子”“不回来看看它再次变成黄金时代的样子吗““到时候我就会回来啦”“那你要一个人去旅行?”“一个人会孤单”“……我知道一个偏僻的星球,长满了一种叫做无忧花的有机植物,星球表面覆盖率高达89%,我带你去那看看吧”“哎呦?这么恪尽职守的你竟然不留在塞伯坦搞建设?”“几千万年来我做的已经足够多,是时候该好好为你做些事了”“……老通,我想去那个星球”“好”

浮水钠_NA:

【MTMTE 通补】无忧花。
想看他们安宁又幸福的样子,这就很满足啦~
(是以前画的 在这儿存一下

看他们打闹

Lost Light:

嗯...原本很純情的不知為何變成這種奇怪的氣氛(......)